首頁 > 最新消息

2022-04-26

最新消息 | 疫情,名詞,指疫病的發生和蔓延。

這本來不是我計畫中的一章,因為從時間尺度上來說,疫情只在短時間記憶體在。不過我很快就意識到一件事:不管情願與否,疫情已經是人們生活的一部分。具體說來,就是當人類大踏步地走進現代社會,興建起星羅密佈的城市和網狀的交通線路,疫情就是城市生活的一部分。它總是會出現的,運氣好的時候可能是小規模傳播的流感,運氣差的時候可能是大規模流行的新冠。

 
疫病並不可怕,正如病毒一樣,都是一些抽象概念。我們無法直接認識疫病,我們通過疫病造成的現象來進行感知。所以,真正值得討論的是疫情,它會真正改變我們的生活和我們的心態,會讓我們產生困惑和恐懼。那麼,剛才就是我對疫情的第一點個人認知:和噪音、空氣污染、交通阻塞一樣,它是城市生活的一部分。接受這一點,人就不會再去糾結所謂的“過去美好時光”。晴天雨天都是正常天氣,過去我們所認為的“正常生活”裡,同樣有疫病在流行,只是未必大面積爆發,只是未必傳染性有那麼強。也就是說,那大多是因為幸運。
 
好在疫情並不會高頻發生,也不會永久持續。只是說疫情每一次都可能不一樣,人類也不會每一次都先知先覺,總得有個認知爬坡的過程。閱歷這時候就變得很重要,因為其中包含了過去的經驗。比如我親身經歷過非典型肺炎爆發的全過程,目睹過人們搶購白醋和板藍根,見證過空空蕩蕩沒有飛機起降的機場,那麼當新冠來襲的時候,我所受到的精神衝擊就會沒有那麼強烈。儘管我沒有多少醫學知識,但是我的經驗承諾我,無論情勢多麼危急,一切終將過去。這可以算是我的第二點認知。
 
第三點認知來自戰爭的啟發。世界上無論哪裡出現戰亂,新聞記者一定會扛著攝像機跑到前線進行報導。於是,通過電視畫面我就能反復看到各種激烈的戰鬥畫面。以前新聞機構比較嚴肅認真,喜歡站在某種超然的角度去進行報導,所以我覺察不出什麼破綻。如今的新聞機構把採訪新聞也作為新聞的一部分,用上了運動鏡頭一類的技術手段,邊跑邊拍攝,營造出一種非常緊張的現場氛圍來吸引觀眾。於是,鏡頭就不會隨時對準交火最激烈的地區,而是會露出許多額外的鏡頭來。
 
在那些鏡頭裡,我看到人們在火線一兩個街區之外的地方聊天、散步、喝咖啡。仿佛有一根看不見的線,把城市日常生活和火線分開來。這時候我突然意識到,世界上大概不可能有什麼戰爭會讓一座城市的所有街道和房屋都處於炮火之下,任誰也無法提供那麼大的火力和兵力。哪怕是戰爭,也永遠是在局部地區真實發生,與此同時別的地區卻依然保持平靜。但是戰爭作為一種新聞出現時,鏡頭裡看到的除了子彈橫飛就只有硝煙滾滾,人也就很容易認為所有地方都是如此。那不過是因為作為電視觀眾,自己的視野被電視臺人為窄化,聚焦在局部而產生的錯誤感知而已。
 
疫情也是同樣。人人都熱愛生命,人人都抗拒病情,於是人人都關注新聞動態。在我們的視野中看到什麼,我們就會認為一條街、一個區、一座城都是如此,當然會因此產生很大的恐懼。但是在更大的圖景之中,遭受疫情直接攻擊的只是人群中的一部分,而且是一小部分。但是人們由此產生的恐懼,和疫情攻擊所有人時應有的強度沒有什麼區別。保持全視野,以此保持內心鎮定,這是我的第三點認知。
 
個人跟城市相比,個人跟疫情相比,太過渺小。在疫情下,個人所能做出的選擇是極為有限的,所能做出的行動則更為有限。我們既不能未卜先知,避開所有疫情爆發地;也更不可能放下生活,掉轉頭回到山林裡去,用自然來隔絕病毒,等待世界塵埃落定。我們的生活模式已經一早註定我們彼此相互依存,彼此緊密聯繫。事實上,完全脫離這種相互聯繫的社會生存網,所需要支付的代價可能遠遠高於疫情所帶來的衝擊,這筆賬人人都會算。所以最後的選擇還是正面迎擊,不用幻想存在著什麼安全之地,也不用幻想什麼躲到疫情結束。
 
既然選擇正面迎擊,首要原則還是自保,儘量做到自己能照顧好自己的衣食住行、物資保障。不用等,也不要靠,更不需要每天情緒起伏很多次,用自己的頭腦、自己的理性做判斷,自己對自己負責。然後是更為重要的一個環節,那就是自己周圍得有一群可以彼此支持,相互幫助的同伴。無論有沒有疫情,人都不應該讓自己陷入完全孤立無援的狀態。即便不談相互幫助,有什麼人可以交流溝通也是好的,可以極大地緩釋緊張情緒。
 
不要怕,別想躲,停止幻想,在自保的基礎上保持人際關係,這是我對疫情的第四點認知。各種科學預防手段只是保護我們的肉體,但大多數人並不會直接受到疫情的衝擊,人們需要保護的是自己的心靈、自己的理性,以及自己對生活的信心。
 
最後一點可能有些強人所難,那就是在能夠選擇的時候,試著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去説明別人。在疫情中惹出最多麻煩的不是別人,而是自我。我害怕,我擔憂,我焦慮,我鬱悶,我煩躁,我緊張,所有麻煩都圍繞著自我展開,適時去幫助一下別人有助於打開這些纏繞在自己身上的死結。人當然有自私自利的一面,但人同樣可以體現出高貴無私的精神境界。嚴格意義上來說,我們不曾真正“幫”過誰,我們幫的都是自己。
TOP